“混账,不是已经生下皇子了吗?里面什么情况?”

    顾彦心里七上八下,他对这个孩子是万分期待的。

    顾软软一脸迷茫,眼眶里泛着泪花,站在产房门口问:“我母妃怎么样了,为什么她哭的这么大声?”

    “锦兰姐姐呢?锦兰姐姐怎么没出来?”

    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守在门口的宫女不知道怎么回答。

    就在顾软软嚷着要进去的时候,锦兰双眼通红,抱着一个襁褓出来,扑通跪在皇帝的脚下。

    “皇上~皇贵妃生下了一个死胎。我们主子因为这个受了刺激,现在大出血,太医已经进去了抢救了。”

    “死?死胎?!”

    顾彦不可置信的盯着锦兰手里抱着的襁褓,始终没有勇气看一眼。

    锦兰红着眼眶,不似作假。

    就连顾软软也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看的令人揪心。

    皇后脸色不太好,皱着黛眉担忧的看向顾软软。

    本来她是不信的,可现在听着顾软软揪心的哭声,她也信了几分。

    更何况,张昭昭不可能拿一个死婴糊弄她们。

    毕竟活着的皇子,可比死了的有用多了。

    只是……张昭昭真的挺不过去了吗?

    她有些担忧的看向顾软软。

    这个后宫,就像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窟。

    没有母妃的孩子,最后都会被抱养到其他高位嫔妃膝下。

    如今顾软软也才五岁,恐怕……皇贵妃一走,后宫的女人都会起了不该起的心思。

    说真的,她也心动的很。

    想要将顾软软

    抱养到自己的膝下。

    谁不稀罕一个软乎乎,又聪明伶俐的小公主呢。

    “呜呜呜,我要见母妃。”

    顾软软哭的声嘶力竭,抱着顾彦的大腿就哭的稀里哗啦的。

    “张太医呢?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消息?”

    顾彦也急了。

    此时的他有多少份真心,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张太医一直在里面想办法为娘娘止血,皇上……我们主子……说了,若是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希望……希望公主能够记在贤妃娘娘名下。”

    皇后一听,这都开始交代遗言了,不会真的……。

    很快她又用怀疑的目光看向顾彦。

    她的目光刺痛了顾彦。

    皇后这是怀疑,是他让人动的手?

    才刚痛失一个皇子的他,当即大怒:“皇后你看着朕干什么?你心里究竟想什么?”

    皇后立即做出一副惶恐的样子跪下:“皇上息怒,臣妾只是替皇贵妃惋惜而已,明明之前都好好的。怎么就生下一个死胎呢?”

    顾彦心里咯噔一声。

    对呀为何生下死胎呢?

    “回皇后娘娘,太医其实一早就说过了,我们主子体内含有大量的麝香,虽然能平安怀上孩子,生下的皇子有可能会体弱多病,我们主子……”

    锦兰抬头,看了一眼顾彦,红着眼睛哽咽道:“但为了能够生下孩子,皇贵妃这段时间一直小心保胎,就盼着能够得到上天垂怜,生下健康的皇子……没想到……”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样。

    顾彦

    口吐鲜血,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为何张昭昭身体里含有大量的麝香。

    原来……是他自己亲手绝了自己的子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