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公房子会客室,陈夔龙对许禧身说:“这赵炭工倒也古怪,好好的巴公房子,叫一群学生占着也不交租,听闻他不收他们束脩,除了吃饭以外,住宿和读书不花银子,他图什么?邀买名声?”

    许禧身头饰花带,穿着浅色长袍,除了袖口的三条彩色花边外和男人的袍子没甚区别,手里面撰着个带精美刺绣的丝帕,只是堆迭,看不出图案。

    “图什么不知道,可我见那些出入的学子,衣物满是油污,黑的发亮,读书人沦落至此成何体统?”许禧身出身名门大户,出了名的爱干净。

    平日里读书看戏,那些才子佳人风度翩翩,在她印象里读书人就该清爽干净,白白净净招人喜爱。

    如此方有才子佳人的佳话,不然烧炭工和黄脸婆的戏码谁都愿意去演呢?

    卷王技术学院的学生截然相反,许多人披头散发,蓬头垢面,脸上的油污,黑的在夜里怕是让人难以辨识。

    这还是读书人么?

    许禧身寻思:想来这些读书人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出息。

    陈夔龙大点其头:“要说赵炭工打仗是一把好手,可经营书院,那就差远哩。”

    清末民初读书人的学习积极性,是后世学生无法想象的。

    谁能想到,如果一个学校暂时关闭,学生又是游行,又是写万言书要求开课么?放后世,大家巴不得多放几天假才尽兴。

    两人正极尽贬低卷王技术学院之能事,会客室外响起敲门声。

    不等陈夔龙应声,门就已经被推开。

    为首之人,穿着古铜色巨甲虫内皮皮衣,里面内衬黑色半高领羊毛衣,裤子是黑色牛仔裤,鞋是棕色翻毛圆头靴,颜色与上衣外套呼应。

    零零碎碎的不知名材质吊坠挂在脖子外面,好像毛衣链。

    头发向后拢着,发际线很低。

    最古怪的是他戴着个半面面罩,面罩是龇牙笑的表情,纹理造型与脸完全契合,薄如蝉翼,好像这人表情固定了一样。

    许禧身吓了一跳,看两眼便觉得头皮发麻。

    陈夔龙:“……”

    后面是卷王技术学院学生会部长刘华强,毕恭毕敬而亦步亦趋的跟着。

    “哎呀呀,华强你真是,陈大人来了,你也不早早通知我。千万不要收人家的登门礼物,否则我会生气的。”赵传薪转头责怪刘华强,然后伸手:“礼单在你那里吧,快拿来让我还给陈大人。”

    空手登门的陈夔龙:“……”

    刘华强:“……”

    刘华强面色古怪,咳嗽一声:“校长,没……没礼单。”

    赵传薪听了,转头看向陈夔龙。

    见他手里把玩一支纯金打造的如意,如意首镂空,以金丝编成,中心织成“禄”字,左右各一麒麟头,周边镶嵌红宝石,中间是一颗翡翠。如意柄微微弯曲,分为上下两部,中间以云纹隔开,对称浮雕黄莺绕梅。

    中国的掐丝工艺举世闻名,从未断代,这金如意造的十分精美。

    赵传薪三步并两步,走过去一把从陈夔龙手中夺过金如意:“哎呀,来就来,带什么礼物,真是的。不拿,赵某拂了你一番好意;拿了,真叫人难为情。”

    陈夔龙:“……”

    他差不多已经确定,这人就是赵传薪。

    赵传薪竟然真的一直待在汉口?

    那报纸上声称赵传薪在胪滨府,又怎么解释?

    这不是后世,坐个飞机,三四个小时从北到南,然后发个圈装逼大言不惭说:闪现汉口……

    陈夔龙又疑惑,又心头滴血。

    麻痹的,日本人送来的金如意,在手头还没捂热呢,就让赵传薪给抢走了。

    真是手欠,出门拿什么金如意?

    实在是因为他太喜欢这金如意了。

    “赵……赵炭工,你身家……”

    陈夔龙想说赵传薪有钱,怎么还抢人家的东西?

    赵传薪直接打断他:“没错,我身家比陈大人差远了。有时候赵某真的很可怜你们这些富贵人家,因为你们的烦恼五花八门。而像我这种穷苦人家,烦恼就很少了,甚至只有一个——没银子!”

    陈夔龙:“……”

    许禧身:“……”

    碰上赵传薪这号无赖,他们真是血招没一点。

    下次出门一定先看黄历。

    陈夔龙咬牙,这边损失的,早晚要在日本人那里夺回来。

    东西拿了,你总该办事吧?

    既如此他也不客套了,直言道:“赵炭工,本官听闻《卷王青年报》每日宣扬抵制日货?”

    赵传薪随手在会客室的柜子上,抽出一块布,上面写着:挽回尊严,不买日货。

    另外一块布上写着:宁蹈海不买日货。

    还有一块布上写着:自产自销,让日本人无路可走。

    赵传薪指着这些横幅问:“陈大人说的是这些吗?”

    陈夔龙:“……”

    焯……

    许禧身一直好奇的悄悄打量赵传薪。

    她自诩有几分姿色,可赵传薪自始至终一眼都没看过她。

    这人说话嬉笑怒骂,不按套路出来,也不知是城府深沉,还是天生就泼皮无赖。

    陈夔龙说:“赵炭工,本官乃总督,伱亦为一方知府,我便直言了。朝廷多次督促地方,取缔抵制日货运动,如今唯有汉口各商,纷纷弃掷日货,这让我很难办啊。”

    他想说,你比我低了不止是一级,现在老子亲自上门,你最好识相。

    旁边的许禧身插嘴说:“赵知府有所不知,日商今岁屡次向沿海各县捐赠赈灾物资款项,即便有错在先,如今业已抵消旧账。”

    赵传薪还没说什么,刘华强吹胡子瞪眼:“大人,日本人巧言令色,那是想用小恩小惠麻痹我等。在下以为,即便受过恩惠的百姓,也断然不会购买日货。”

    实际上他对列强俱无好感,不单只是日本人。

    “放肆!”陈夔龙呵斥一声。“你懂什么?各地与日商关系都有缓和,尤其广东各地,购买日本的煤炭、铁路材料等交易额可达上百万两银子。今岁,日商联合向灾区捐善款高达2万多日元!”

    刘华强抿着嘴不说话,但脸色很黑。

    赵传薪听着听着,眼睛倏地亮了。

    他咳嗽一声,回头训斥刘华强:“陈大人说得对,你懂什么?我多次向你们强调,要促进本土产业与外商之间的协作,构建海内外紧密合作的创新联合体,深入实施中外合作改造升级,推动洋货造福汉口百姓,也要让我们传统产业走出去焕发新的生机活力……”

    全场都懵了。

    陈夔龙和许禧身错愕的看着赵传薪。

    不是说赵传薪是那种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和全世界拧巴着来的倔驴么?

    现实和传闻严重不符。

    来之前,许禧身对传说中的战神万分好奇。

    可今日一见,大失所望。

    原来也是个官场老油子啊。

    既像是个泼皮,又十分油滑。

    陈夔龙坐直了身子,官威更盛。

    他觉得是双方的地位差起了作用。

    怪不得赵传薪和张人骏、徐世昌关系都很好。

    两人都是总督,看来赵传薪这人也是看菜下碟,只要是封疆大吏,他就会好好说话。

    这等人古往今来有很多,在外沙场征战杀人不眨眼,可一到了官场就表现的像个鹌鹑,就像狄青。

    陈夔龙心中有数,沉声道:“既如此,先让你的学生停止抵制运动,顺带着把《卷王青年报》也停了吧。”

    赵传薪手指头有规律的敲打膝盖:“这个嘛,我认为陈大人还是将那些日商叫来,大家当场把话说开的好。”

    陈夔龙点点头:“这个好办,那个刘什么……你去外面,将我随从叫进来。”

    刘华强先是愤愤不平,但仅有两秒情绪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知道,校长这样说话的时候,有人就快要被坑了。

    所以他也不抵触,出门叫人去了。

    陈夔龙让随从快马加鞭去叫日商,今日就将事情全部解决。

    然后又对随从低声吩咐了一句。

    随从了然,转头就走。

    陈夔龙以为自己声音小,却不成想被耳聪目明的赵传薪听个真切——这货最后加的一句,竟然是暗示日本人贿赂他。

    这时候,赵传薪开口问:“陈大人,广东一直没有停止和日本人进行煤炭、铁路材料贸易么?”

    “嗯,据本官打探是这样的。”

    赵传薪又问:“那咱们汉口呢?”

    “汉口亦购入了十万日元的铜、面粉等物。”

    赵传薪心说有点意思,赶紧旁敲侧击以接近他想要的答案:“三井物产似乎与横滨正金银行走的很近,还组成了个什么联合体?”

    “要说三井物产蒙受损失,远远不及横滨正金银行。咱们大清百姓,几乎无人去存款,全靠几家商行撑着,银行再向广东商贾借贷,否则他们几乎无法经营。”

    赵传薪好像什么都不懂:“这样啊,只有存款,没人贷款和取款,银行岂非貔貅只吃不拉,那不就发达了?”

    “不然,炭工,不是本官说你,你除了打仗外对实业与教育一窍不通,胡搞一气只会平白损失钱财……”

    既然赵传薪如此上道,陈夔龙开始以教育的口吻教赵传薪做事,俨然以上位者自居。

    旁边的许禧身也附和说:“正是,看这卷王书院,叫你折腾成什么样?读书人不像读书人,比码头扛包的泥腿子还要脏……”

    两口子你一言我一语中,赵传薪被埋汰成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夫,几乎就要身败名裂。

    而赵传薪则满脸虚心,只不停的点头称是。

    这时候,有个学生敲门,也是不等应声便推门而入。

    许禧身还说呢:“看吧,不谙礼仪,这也是读书人?”

    那学生没理会她,而是高兴的对赵传薪说:“校长,我们造的四缸一体发动机成了,正要试验,特来报告校长好消息……”

    刘华强脸色一喜。

    赵传薪也霍然起身。

    别看他吹牛逼,让人造150马力发动机。

    实际上,现在能仿造出福特T型车那种20马力就算是迈出了第一步。

    几人都非常激动的往外走,将陈夔龙和许禧身抛在了脑后。

    许禧身蹙眉问:“什么四缸一体?什么发动机?不好好读书,竟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陈夔龙也听不懂,他想了想:“走,咱们也去瞧瞧。”

    车库。

    一群人围着已经被油污浸染的看不出原色的桌子,桌面上是个在赵传薪看来简陋而粗糙的发动机,铁上甚至还挂着毛边,剌手能剌一道口子那种,可其余学子却眼珠子冒绿光。

    “校长,此处叫做侧气门,此处主要有三根轴承。校长你看,此处为冷却器,下面这根铜线,可控引擎之阻风门阀……”

    有人为赵传薪介绍这个引擎的构造,并说的头头是道,功底扎实。

    刘华强建议说:“校长,不如由你来首次启动。”

    桌子上有个小油箱,有个干电池,复杂的线路和油管彼此连接。

    赵传薪看了,觉得无从下手。

    反而是星月在眼镜上,给出了答案。

    赵传薪提起摇把子,刚插进去,另外一个学生急忙说:“校长,在你用启动柄打火前,不能扭点火门,否则将损毁点火装置,且会被起动柄打伤。”

    赵传薪:“……”

    这学生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赵传薪摇动摇把子的时候,不能扭钥匙,否则摇把子可能就会被打飞,电磁点火系统会坏掉。

    必须先摇几圈,然后才能扭,这样就能顺利启动。

    赵传薪听的老脸一黑。

    呵呵,劳斯莱斯作为豪车还是有道理的,至少之前他开的时候,一扭钥匙就能启动。

    外面,陈夔龙和许禧身看的莫名其妙。

    陈夔龙拽住一个学生问:“这是在做什么?”

    “回大人,这是我们卷王技术学院造的发动机。”

    许禧身问:“什么是发动机?”

    “额……”学生挠挠头:“就是汽车的引擎,是汽车能走的关键,就像汽轮不必风帆就能行驶,靠的即是发动机。”

    之前还说卷王技术学院的学生不务正业,此时陈夔龙和许禧身对视一眼,都觉得脸热。

    “你们平日不读书,只捣鼓这个?”许禧身觉得不服气。

    “读,怎地不读?”学生挺起胸膛:“卷王技术学院的办学宗旨是——学以致用。我们一边读书一边动手,否则纸上得来终觉浅,那些图图画画的叫人抓狂。可实物摆在面前,又另当别论,极易理解。”

    “这便是你们仿佛泥水里滚一遭的原因?”

    学生低头看了一眼油亮的袄子,挠挠头憨笑说:“和钢铁打交道,便是如此了……”

    说话间,赵传薪已经开始摇动。

    他力气大,将摇把子摇的飞起,差点冒火星子。

    打火。

    火花由通过一个安装在发动机前方凸轮轴端部的低电压“计时器”分配到火化塞所产生,这种“计时器”就是后世的分电器前身。

    “计时器”将电流导引安装在桌子边上一个箱子内的4个线圈,点火的计时调节是通过借助转向柱上的杠杆装置人工转动计时器来实现的,所以赵传薪两手要分工合作才能点火。

    “突突突突……”

    好像拖拉机一样的声音响起。

    开始有黑乎乎的废气产生,十分刺鼻。

    此时的汽油纯度很低,赵传薪的嗅觉又无比灵敏,顿时被呛的脑仁直疼。

    他急忙后退。

    可周围的学生却哄然鼓掌:“校长威武!”

    赵传薪朝周围拱手:“见笑见笑,不过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

    见发动机轴承转动,哪怕陈夔龙这种人也大概能理解了,他扯着脖子喊:“在那里安装个轮子,是不是就能跑了?”

    学生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摇摇头:“还要造出传动轴承,可以改变速度的连接踏板的箱子……”

    这些,陈夔龙和许禧身便听不懂了。

    一共三个档位,两个前进挡,一个倒档。

    没有变速杆,因为档位都在脚下。

    左边踏板踩下去是一档,右边踏板踩下去是二档,中间踏板踩下去是倒档……

    心理素质不好的人最好别开,否则……

    许禧身受不了这么大的动静以及满车库的黑烟,拉着陈夔龙出门。

    她沉默了会儿,说:“他们……读的是什么书?”

    “这……为夫不懂,不过此等机械繁琐至极,等闲人怕是造不出的。”

    妈的,许禧身好想骂一句:奇技淫巧。

    可这话却无论如何说不出口。

    好多年前,洋人就已经用这些奇技淫巧耀武扬威,殖民了一个又一个国家。

    两人觉得脸红。

    刚刚还教训人家不懂教育,结果转眼就被打脸。

    正好,赵传薪从车库走出,一边用湿毛巾擦拭脸上的黑灰,一边问两人:“对了,二位,刚刚咱们话说到哪来着?哦,对了,你们说赵某对实业、教育一窍不通,赵某惭愧,觉得二位说的很对。那个谁,看你身上脏的,成何体统,还读书人呢,把读书人的脸都丢光了。”

    啪……

    陈夔龙和许禧身觉得有些打脸。

    那学生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龇牙笑:“好,这就去洗。校长,今夜要不要庆祝一番?”

    “好,今夜将参与者都叫来,赵某亲自下厨为尔等贺,痛饮十八碗!”

    学生兴高采烈的走了,去通知大家。

    别看只是仿造,质量也未必过关,但赵传薪依旧很开心。

    做事总要一个起点。

    赵传薪把自己擦干净,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闹闹哄哄了一阵,刘华强脸上带着兴奋的进来:“校长,日本驻汉总领事上野专一,带着三井物业理事山本条太郎来了。”

    陈夔龙和许禧身有点沉默。

    赵传薪却热情的说:“快,把两位国际友人请进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