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动乱似乎终于过去。

    当一切平静下来时,没有了战乱,没有了波澜,血渐渐散,黑暗被驱逐,露出了曙光。

    一个人出现,看起来很普通,没有一点出奇之处,谈不上英伟,但却有一种让人觉得心安的气质。

    但其小小的身影却有一种无敌的势,压盖的诸天都要崩裂了,有一种让人窒息的力量波动,他走过一片又一片星系废墟与战场,观看残迹。

    姬虚空行走于星系间,追寻至尊留下的血液,还有种种痕迹,这一战留下了太多,有很多都是他所需的。

    原本葬帝星的几个禁区莫名消失,藏匿到宇宙虚空之中,使用追踪秘法,再加上这些痕迹,也许可以推算到那些禁区的位置。

    动乱过去并不是代表着所有的事就结束,血债,只能用血来偿!

    最后,他也消失不见!

    至此,黑暗动乱落幕,一场史上最可怕的血乱与大劫就此结束,时间短暂得惊人,比预料得快了很多。

    但是,却也真的留下了太多的殇。

    “结束了,终于过去了,血与泪的黑暗终结了!”

    “大劫结束,我还活着!”

    各地都传来欢呼声,响彻云霄,庆祝挺过了这个末世,每一个人都激动到了极点,能够活下来真的不容易。

    所有人都是劫后余生,全都大口地喘气,而后对天大吼,至此才更能体会到生命的可贵,活着比什么都好。

    人们尽情地宣泄,用力地嘶吼,用以表达自己的心情。

    而到了最后,当欢呼与激动结束,人们逐渐静下来后,悲与凄的气氛弥漫,渐渐传来哭泣声。

    “呜呜……”

    这一次动乱死了太多人,一处又一处生命古地都变成了鲜红色,大地上尸骸堆砌一堆又一堆,比山都要高,比海都要广。

    “孩子,你在哪里啊,回来看看娘吧。”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哭得撕心裂肺,浑身是血,跌坐在地上,感觉浑身冰冷。

    “父亲,你不要死,求求你了,一定要活下来啊。”

    一个柔弱的少女用力摇动一具躯体,可是那个汉子口中只有血在流,眸光暗淡,无力地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而后就此垂下了头,没有了声息。

    “娘,不要睡了,起来呀,你快起来呀。”一个三四岁的幼童大哭着,抱着一早已冰冷的躯体的手臂,大眼中满是泪水。

    而这只是人间惨剧的缩影,到处都是,不是一个星域如此,而是遍及了大片的宇宙,凄风血雨,愁云惨淡。

    这一战损失了太多,许多英杰白骨他乡,尽管没有大帝的实力,但冲向域外一战,血洒星空。

    事实上,不少人根本就没有接近战场,便已炸开,成为血与骨,他们有心无力,最后只发出了一声不屈的怒吼。

    这样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奋不顾身,尽管没有起到作用,但是却也点燃了万灵不屈的意志之火。

    “可惜了,葬送了太多,不可承受之重,这么多的殇。”有无名大能黯然,在星空中悲叹,有些消沉,有些颓废,慢慢远去。

    太皇剑差点折断,九黎图裂开了,西皇塔残缺,恒宇炉破损……

    自这一日后,宇宙中的帝器都是元气大损,留下了太多的伤与痛,付出的代价过于巨大,不可承受。

    至尊大战波及的星域过广,亦同样造成了可怕的血劫,曾经的辉煌在这一日显得那么的苍白。

    宇宙中传来哭泣,姜家姜氏一身缟素,挎着一篮子洁白的花,一路落泪,一路洒下,片片晶莹的花瓣飞舞,伴着战场残迹中的血雾。

    “流云……”她失魂落魄地喃喃着。

    姜家人全到了,活下来的人莫不恸哭。

    “找到残尸,哪怕是一块骨,一滴血!”姜家太上长老艰难地说着。

    姜氏擦去泪水,但很快还会有晶莹滑落,她心中很痛,洒下白色的花瓣,默默地向着远方走去,一路寻觅。

    各大传承,不朽的皇朝、圣地、强族等也到了。全面复苏帝兵,获得极道战力,需要的是无尽的牺牲和血祭,有人沉默,有人悲呼,多少豪杰葬于此地,再也不能再现。

    来了太多的人,全都黯然,战场过于广袤,涉及了诸多星域,他们不知疲倦地追寻。

    “恒宇大帝,西皇,阿弥陀佛大帝,太皇……”不少种族都来此祭拜,很是虔诚,满是伤感。

    黑暗动乱,一场血劫的结束留下了太多的悲,让人心中苦涩。

    一批又一批的人赶来,祭死者,祭帝器,祭这一战,祭这一世,血与骨的葬地,生命安息的战场,凄冷而又萧索。

    忽然。

    神话战场,虚空震动,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操控着万物。

    “哗啦~”无尽宇宙中,点点光华从四面八方凝聚而来,如同星辰般闪耀。

    许久。

    “嗡~”

    一个个曾经为人族战过的天骄凭空出现,全部都是年轻一辈。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曾以惊艳的才华和绝世的战力,为人族撑起了一片天。

    现在是什么情况,难道是英魂归来?

    姜家姜流云,大夏皇朝夏天,佛门戒战......望着这一个个天骄出现,还在悲伤的众人突然有些情绪不连贯了。

    这些家伙不会在地府寂寞,想着带他们一起走吧?

    姜氏却没有半点顾忌,静静走到姜流云面前,站定,微笑,颤抖着伸出手,微笑缓缓道:“欢迎回来。”

    姜流云同样嘴角一扬,上前一把抱住妻子,贴在其耳边轻声道:“我回来了,我爱你!”

    “嗯~”轻哼一声,姜氏抱的更紧。

    半晌。

    整个战场开始欢呼。

    英雄们并没有全部战死,危机时刻,老一辈英杰扛在前面将年轻一辈救了下来,最后这些天骄被恒宇神炉以通天皇道法则,打进到通往未来的时空隧道,如今才出现。

    “人族万岁!“

    ......

    转眼间,百年过去,有些伤即便是岁月也难以抚平,很多东西不可能再来,而一些痕迹却永远斩进心中。

    百年孤独,有些人在这上百载的岁月中独自孤守,静静地等待与遥望。

    百年追寻,有人踏遍星空,苦苦追寻那逝去的脚步。

    百年伤痛,有人舔舐伤口,在暗中修养。

    时光荏苒,黑暗动乱结束了,可是却给这个时代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痛与苦涩。

    风吹下黄叶,又是一个秋季,寒意袭来,有一种似刀斩过的肃杀,这个深秋有点冷,有点寒,有些让人心凉。

    那一战结束了,诸天各族都留下了很多的血与泪,太多的伤还需要时间去慢慢愈合,无尽的凡民死于非命,而英杰亦逝去了太多。

    星辰幻灭,潮起潮落,逝去的终是难以挽回,在时光中不朽,却也只能活在人们的记忆中。

    “那一战,死去了太多的人啊,可惜了,多少英杰埋骨他乡,喋血域外。还好有几位英杰存活下来,还好有史家大能记录下所有影像、名字,留存在人阁之中。

    《史记》长存,未来的小辈们只要进入人阁,第一眼就会看到他们为人族所做的牺牲。”

    “时光长河中的一朵浪花,溅起了重冲天的芒,让人感怀。”

    各族都在祭拜,不止瑶池、姜家、佛门、大夏皇朝等,宇宙中数以万计的强族都曾有英杰出手,有的战死在自己的祖星,有的赶往域外,虽未能接近战场,却曾经无畏与努力过,崩碎在战场外。

    只有准帝可以进入战场,而他们毫无疑问大都战死了!

    认真细算下来,竟然有十几位准帝战死,血洒域外,宇宙中这个级数的人几乎绝灭了!

    这是最强大的一批人,是世间的精英,甚至有成道的希望,却都这样战死了,陨落在这场最可怕的黑暗动乱中。

    他们成为各族的英雄,被牢牢记住,被人传颂,成为一个时代的印记,在他们的族群中妇孺皆知。

    逝去的那些人,都是这个时代最强的英杰,难道除了那几位,就没有一个活下来吗?人们也曾经期待,希望有神迹出现。

    然而,百年孤寂,再没有一位英杰逆天回来,生前无论你多么的超然,多么的天纵奇才,可是陨落终是陨落了。

    “问世间,可有轮回?”许多强族都悲恸,举族对天大吼,希望族中战死的至强英雄有一天可以再现人间。

    可是,这能成真吗?人死如灯灭,本就没有轮回,何来转世之说呢,没有来生,这是许多强大修士的共识。

    这样问天,也只是一种寄托、表达一种悲愤而已,只有少数人在憧憬,希望有奇迹诞生。

    老大圣们轻叹,既然已经死去,就不可能再现了,连古之大帝都如此,没有借此转生,没有希冀未来,只争今朝。

    如果说,有一位特别的,那毫无疑问是阿弥陀佛。

    佛门坚信,来世并不虚妄,可以等到,在时间长河中总会有两朵相似的花,一花凋零,一花绽放,最美的光彩在未来。

    这一日后,阿弥陀古星域一些金身罗汉、菩萨、护法天王等出动,于各地寻觅,寻找佛门陨落的精英。

    百年的岁月,百年的殇,一切终究是慢慢落幕了,一个时代过去了。

    在这百年的岁月中,世间并不平静,发生了很多的事。

    有禁区至尊偷偷在宇宙荒芜之地进食,等虚空大帝赶到,人家早已离开,星辰破碎,万灵陨落。

    地府强势出现,显化在人间,无穷的阴兵横渡星域,收集战死的强者尸体。

    为此,各地曾经发生了很多血战,这是黑暗落幕后的局部战,曾一度闹得人心惶惶。

    “轮回尽头,一切都将落幕,地府是万灵的归宿。”

    这句话不知被谁传了出来,曾经一度让人恐慌,阴兵过境百年,而一些神秘古域也乱了百年。

    最后,他们又诡异地消失了。

    这一日。

    宇宙隐秘之地,轮回海禁区外,一名古代至尊刚刚在边缘星区吞掉一个生命星辰,心满意足归来。

    又能再活一千年了,嘿嘿,开心!

    他有什么错?他只是单纯地想要活着而已。

    而且那些所有的生灵反正都是要死的,千年万年后最终化为枯骨青灰,如今和他彻彻底底融为一体,长存于世,岂不是也是一种另类的长生?

    这是他赐给那些卑微蝼蚁的无上荣耀,不让那些生灵在死前真诚地说一句谢谢,都是他的大恩大德。

    忽然。

    “轰~”

    一道虚空大裂缝蔓延,直接将整片世界分为两半,古代至尊躯体断为两截,一击便身受重伤。

    “虚空大帝?怎么可能,你不是还在重伤吗?”至尊不敢置信,一边使用秘法耗费生命本源迅速恢复,一边高喊。

    这里距离家里这么近,这虚空竟然敢来堵门,正好大家一拥而上,分享新鲜的帝血。

    姬虚空不言不语,继续进攻。

    轮回海很安静,也没人出来。

    俗话说得好,死道友不死贫道,虚空宰了这一位可不能杀他们了。

    他们虽然稳重,但也是有脾气的!

    “我不信你没有负伤!”连续被斩两次后,古代至尊似乎明白什么,大喝,疯狂攻击,进行大对决。

    虚空用手划过,对方血迹喷涌,这位至尊倒退,踉踉跄跄,双手都是血迹,露出骇然之色。

    不过,他发现虚空的嘴角也溢出了血迹,伤体不是假的,有一种病态感。

    “杀!”

    他疯狂攻杀。

    至尊也有其骄傲。

    轰的一声,无上法力爆发,异象、虚空镜,虚空秘法齐出,粉碎万物,击穿了天域,打的前方爆出一片血花。

    “啊……”这位至尊一声大叫,身体被震裂,眉心溢血,横飞了起来。

    他抵挡不住当世大帝的霸气攻击,即将陨落。

    最后,虚空镜出世,将这一位偷鸡摸狗的丧家之犬直接磨碎,虚空镜再染帝血,其上光芒越发璀璨,威力更盛。

    “虚空大帝又斩了一名禁区至尊!”

    这消息像是海啸一般,震动世间,到了这一刻,人们意识到,这件事影响太大了。

    当世人族大帝无敌!宇宙可以再享两万年太平盛世!

    乐!

    唯一不和谐的是,虚空的嘴角溢出一缕血迹,有些病恹恹,显然真的有些道伤。

    姬氏上前,递上一株药王,脸上有忧色,怕夫君出意外。

    “没事。”虚空笑了笑,而后抬头眺望远方,一脸的冷酷与严肃,道:“你是来杀我的吗?”

    不死山之主石皇从暗中走出,先是沉默了片刻,而后道:“道友绝艳,虚空秘法,震古烁今,当世,你真正意义上的天下无敌了。”

    石皇叹息,虚空的实力让他暂时低头。

    还好,以这家伙的性子必定不会自斩一刀化为禁区,和他争夺仙路。

    姬虚空淡淡道:“本座暂时不想再动手,希望阁下继续在不死山修身养性,安稳度日。”

    石皇还能说什么,来此不曾出手,也许值得庆幸,也许该悲哀。他也曾经是无敌天上地下的至强者啊。

    无须多言,石皇撕开宇宙,没入了星空深处。

    一些强者赶到,远远地眺望。

    有些人叹息,虚空大帝,这将是属于他一个人的辉煌时代!

    我于人间全无敌!

    “虚空大帝!”

    “大杀古代至尊,扫禁区,如入无人之境,人族威武!”

    “喵喵喵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