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虚空,帝兵和至尊血战,而大帝劫还在持续。

    雷光更盛了,无尽雷劫全部降临,进行辅助,全力扼杀姬虚空,要阻挡他成帝。

    到了最后,不死药飞腾,而其他光芒淹没宇宙,简直要击穿了古今未来。

    万重雷海,炽光茫茫,各种殿宇楼台等全都呈现,九重仙劫、混沌毁世雷、仙灵杀海……太多的大劫,全都一起劈落。

    这个场面过于可怕,根本无法化解。

    “杀!”

    最终,姬虚空发起了反击,浑身血淋淋,甚至肌体炸开了几次。

    他逆冲向上,轰杀天心印记,破碎万道阻挡,如神魔一样击穿出一条璀璨的光道,跃入九天上,欲与上苍试比高。

    他身体不时炸开,鲜血淋淋,惨不忍睹,盖世无双的体魄都快成为血雾了,骨块四射。虚空镜也早已碎掉,成为一块又一块残片,围绕着他转动,亦在重组。

    “啊……”

    姬虚空怒吼,九死一生,浑身是血,也不知道粉身碎骨了多少次。

    自从虚空之道大成,这么多年了,他终于又有了这种剧痛的感觉,时刻面临死亡的威胁,喋血宇宙边荒,整片天宇都染上了他的血。

    姬虚空浑身血肉透明,肉壳又一次形成仙茧,体内的道胎冲击,要与仙台融合归一,沿着脊背大龙而上,光华冲霄。

    这一次,真的有成功的可能,他的道在演化,元神在蜕变。

    肉身晶莹剔透,元神脱落,一个新的元神出生。两方共同合力,脊背大龙向上,仙台元神向下,要熔炼在一起!

    九重仙劫降临,不再那么强大,即将消失,最后的一击难以构成毁灭性的威胁。

    然而,此际正在和恒宇炉对战的石皇坐不住了,一声大吼,一股巨大的波动浩荡而来,那是大道之光铺天盖地,闯进了天罚中,弥补了九重仙劫的不足!

    虚空肌体皲裂,出现一道道血迹,他在冲关,不想错过此次机会,艰难地忍受生与死的痛苦。

    轰!

    不光是石皇,其他至尊同样传来了浩大的波澜,猛烈无比,恐怖无边,无尽符文在这里炸开。

    “吼!”

    有至尊虚影在咆哮,那是道波,要趁这个机会毁掉姬虚空,不过他以虚空秘法躲开了,肉身受阻,元神再变,两者相合,一退无穷远。

    “铿锵!”

    石皇手中的黑色大戟剧烈抖动,乌光裂天,巨大的戟刃闪动可怕的光芒,想要彻底结束这头即将成器的小龙,沐浴帝血,再活一世。

    但是,有极道帝兵根本就没有一丝的迟疑,发动了至强的一击。

    “轰隆!”

    降魔杵砸了下来,狂暴无比,宇宙瞬间就崩塌了!当的一声与那黑色的大戟撞在一起,震得石皇手臂都一阵发麻,露出惊容。

    这些兵器愤怒到了极致,超出了他的想象,一个个都复活了,宛如昔日的大帝重临人间。

    降魔杵是阿弥陀佛大帝铸成的至宝,为佛门无上降魔古兵,过去总是缭绕瑞彩,神圣祥和,可是现在被溅上了太多佛徒的血,近乎大变。

    这个时候它如一头紫色的怒狮,吼碎宇宙,通体紫光大盛,拼命砸来。

    “当!”

    惊天巨响发出,降魔杵暴动,又一次砸了下来,紫色的兵器发出了亿万丈光,隐约间仿佛有一尊大佛屹立在虚空中,要镇压石皇。

    石皇手中大戟在颤动,这一击让他手臂又一次发麻,冷笑,道:“好一个阿弥陀佛,正好,杀了这件帝器中的神只,夺取命能,可强化兵器,而且或许能让我存世的时间延长一些。”

    然而,他话语刚一落,要用禁忌秘法专门对付降魔杵时,旁边一柄璀璨的仙剑当即就劈了下来,太过犀利了,太过璀璨了,照耀得石皇都几乎睁不开眼睛!

    太皇剑落下,攻击力举世无双,它龙首为锋,龙尾为兵,拥有无上的攻伐威能,斩破宇宙,无人能撄锋!

    石皇一震,避过锋芒,轰击降魔杵,亦极力躲避太皇剑,可还是稍慢了瞬间,灿烂的光划过,黑发散落,他被斩断下一绺发丝,只差一点而已,那柄仙剑就会割裂他的血肉。

    太皇当年攻击力举世无双,他的法号称比肩攻击力最强大的斗字秘,是一种无上仙法,其兵器的攻击力自然亦如此。

    石皇大怒,轰开降魔杵,探出一只大手就要直接抓那柄璀璨的仙剑,想要捉到手中后炼化掉。

    他是万古来的无上至尊,世间谁能匹敌,自从他成道后不要说斩他发丝,就是欺近他的身前的人都没有。而今,直接就被削掉一缕黑发,这简直是一种奇耻大辱!

    “轰!”

    天地震动,无尽的泪雨飞洒,一座绿金塔压落,震得六合八荒都在哀鸣,宇宙要大爆炸了。

    西皇塔砸向石皇伸出来的大手,恐怖滔天,道则无穷,光芒无尽,瞬间就让那只大手一颤,差点就砸中。

    石皇震怒,这一刻几件兵器都攻击向他,不是不能以帝体硬撼,但是却要付出不小的代价,生命精华对于他来说太宝贵了。

    “吼!”

    他一声大吼,口中喷出一片炽盛光,那是帝道法则,化成了火焰,要将西皇塔淹没,以无上法则炼化。

    “哗啦啦”

    古卷斑驳,横空而过,九黎图截断前路,内部是一片璀璨星空,广袤无垠,它的防御力绝对是惊人的。

    所有光焰都被收了进去,自身光芒大作,将法则分解,实在对付不了的,则直接导入了另一片星空。

    “几件兵器而已,也敢对我无礼!”石皇真的怒了,浑身发光,帝道法则迸发,秩序神链如铿锵作响,如一根根仙金铸成的链子般自其体内飞出。

    然而,帝器也都发光,古之大帝的法则纵横交织,复活过来的神只同样拼命,且这一次一下子就是四件一齐飞了过来,同时镇压。

    古代至尊的确很强大,是这个级数的兵器的缔造者,虽然他们绝对的强大到了无敌,可是面对同级数攻伐,也不可能全克。

    四件兵器啊,相当于古之大帝的攻击,不然这些器物何以能成为昔日至尊的掌中兵,没有相应的攻击力根本不配。

    石皇顿时有些狼狈,被四件兵器围着镇杀,不极尽升华的话,到最后说不定还真的会发生意外!

    “杀!”

    另一边,其他几位至尊一样如此,都陷入了这种战局中,原本他们还想救援石皇的,结果仙光一道一道地飞来,镇杀向他们。

    “兵器也想称尊,你们还差点事!”弃天至尊大吼,奋力挣动,镇压周围的仙光。

    “咚!”

    一声巨响,一枚大印砸落,太阴人皇的大印出现,虽然残缺了一角,但依然绝世强大,镇压宇宙万物。

    尤其是现在复活后,像是有了人皇生前的一缕意志,要护众生,威力格外的强大!

    弃天至尊一个不注意,在几件兵器的攻击下,几乎被人皇印砸中,脸颊上被轻擦了一下,鲜血淋淋,恐怖无比。

    若是他人被帝器打中绝对会形神俱灭,化成宇宙尘埃。

    而古代至尊则是一个踉跄,并没有受到重创,将那些法则抵住了,这种盖世的神能几乎让人要绝望,这还怎么战?

    不过来的帝器足够多,足有十几件,将几大至尊淹没,发生了有史以来最为可怕的一战。

    从来没有一次像这般,诸多兵器出世,一起镇压至尊,古来仅见。

    因为这次黑暗动乱波及的范围太广了,将所有兵器都惊醒,导致它们相继复活,参与到了这场旷世大战中。

    “没用的,终究是兵器而已,我们能炼制,就能毁灭!”光暗至尊嘶吼,手中的光杖与暗盾一碰,光暗交融,能量发生了大爆炸,他发出了最可怕的法则力量,将几件兵器崩飞。

    其他至尊也都狂暴,除却没有极尽升华外,都动用了最可怕的禁忌法则,粉碎日月星辰,毁灭天地万物。

    “杀!”至尊嘶吼。

    宇宙战栗,众生胆寒,很多人都跪伏在了地上,无论相距多么遥远,都感觉到了这种莫大的压迫,像是在直面古之大帝。

    这场旷世大战,从一个地方打到另一个地方,不可避免地波及了很多星河,让一些星域化作飞烟,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还好那‘葬帝星’似乎有什么禁忌存在一般,至尊和帝兵们不管怎么血战,都下意识避开那里。

    战斗前所未有的激烈,有帝兵被毁掉了,炸碎了宇宙中,成为过去,这是一种最为悲惨的落幕,让人哀叹。

    至尊拼命,来了这么多兵器都难以镇压,反而有帝器被毁掉了,当然也有至尊负创,血溅星空,鲜红的血触目惊心。

    有这么多帝兵同心协力,姬虚空终于可以安心渡劫。

    咬了一口药王,喝了一些神液,再从一个神玉壶中倒出来一些神秘液体,其转瞬间重回巅峰状态。

    姬虚空神情无比严肃,再无法分心,生死关头来临了。

    “轰!”

    荒塔下,仙域现,雷光暴涨,刚才消失的古尊、大帝、仙禽荒兽等都再现而出,一起向渡劫者扑杀。

    仙钟悠悠,击碎其额骨,让他元神四裂。

    终极蜕变时刻到来,上苍动用了这个大劫的极限力量,阻挡他成功,要让他陨落在这里。

    古往今来,多少天才都倒在了的帝路上,在最后的关头毁灭。

    一日、两日……整整九日,姬虚空就算有虚空秘法,放逐雷劫,也不知道碎裂了多少次,粉身碎骨,血都快干涸了,烧掉了无穷的生命力。

    很难想象,这是怎样的一段历程,比活在地狱中还要煎熬,这是一条残忍的帝路。

    荒塔、仙钟都碎掉了,各种雷光与荒兽以及帝影也都黯淡,整整九天的镇杀,让这里成为死寂地。

    这就是大帝要经历的路。

    整整九天苦熬,终于要结束了,姬虚空将大圆满,开启自己无敌的路,一个属于他的纪元开始了!

    九天九夜,煎熬成伤,元神都要化为灰烬了,终于等到了最后这一刻。

    “轰!”

    突然,盖世气息澎湃,古代至尊的力量像是一片汪洋一般压落,突兀而刚猛,凌厉而惊人,杀机万道。

    最后的时刻,石皇硬扛降魔杵一击,出手了,要将他扼杀在最后的关头,不让他真正圆满归来。

    终究没有真正的大帝主持,极道帝兵攻击有缺。

    曙光就在前方,可是黑暗却笼罩了大地,要将所有的光明吞噬,这是一种大道神则,斩神夺魄,灭杀人于无形中。

    本来天劫都要消失了,一切都到了终点,这样的杀伐出现,毫无疑问是毁灭性的。

    姬虚空拖着疲惫的伤体,使用虚空秘法,横移半片星空,躲避过了必杀一击,那个地方湮灭,黑洞成片,而后混沌炸开。

    又有两道巨大的光束扫来,震耳欲聋,星辰如尘埃般,在道波下是那般渺小。

    姬虚空变色,当即横飞,急速躲避,光芒淹没了此地,强于天劫,让他无处可栖身。

    “噗!”

    姬虚空新生的帝躯四分五裂,因为身体渡劫后原本就破败不堪了,现在被打碎,成为白骨块还有血。

    天空中三只大手向下抓来,欲攫取他的圣血,炼化成宝丹,结果三者互相硬撼了几击,竟将他当成了战利品。

    经文响起,姬虚空重组真身,脸色阴沉无比,再次拿出神玉宝壶,一口喝干最后一点无名液体。

    仅仅是一个刹那,恢复巅峰状态。

    “嗡~”

    姬虚空眸光扫动,直接将三只大手撕碎。

    “镜来!”

    一口古镜悬浮在其身后,照耀古今,古朴而自然,有帝威弥漫。

    “终于到这一天了吗?”

    姬虚空目光冰冷,在宇宙中迈步,直直冲向五位至尊。

    报仇,雪恨!

    至尊沉默,这是什么鬼东西,一口就让一尊大帝从濒死瞬间恢复如初直接到巅峰状态,都不用花费时间炼化的吗?

    有人开挂!

    “虚空……他渡劫成功,活下来了!”葬帝星有人喜极而泣,而后引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终于等到了,当世人族,再出一位大帝!”

    “希望啊!这世间最珍贵的东西。”

    “人族永恒!”妖族无名大能一边跟着铲屎的在街边乞讨,一边欢呼。

    “啪~”被轻轻一巴掌呼脑瓜上。

    “乐乐不乖,把好心大婶都吓跑了!”

    小黄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