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只是石昆的第一次沉眠蜕变,还远没有到脱离稚体期进入幼年期的时候。

    所以他此刻仍然长着熟悉的稚体外皮,苍白中透出神秘的灰色。

    若是用人类眼睛来看,大概发现不了他外形上的变化,但石昆却观察得到:

    在他这层藏匿外皮表面,已经长出了极细密的微小盾鳞。

    小小的盾鳞若是放大,形态就会有点像是背脊突出的魟鱼。

    这种鳞片也称“皮齿”,和利维坦满口獠牙本质是同源的,这也使得这些盾鳞非常坚硬。

    不过,盾鳞虽然有盾之称,此刻却还不足以大幅强化石昆的抵抗性,主要还是以其极光滑的表面减少游动时产生的阻力发挥作用。

    同时,由于游动时与水流之间的摩擦减少,石昆移动所产生的动静也会变得更小。

    再配合上稚体皮层削减信号的特性,使得他隐匿的能力又进一步得到了强化。

    这也存在一个前提——就譬如现在,石昆的存在感就很强,根本谈不上隐匿。

    刚醒来的他,兴奋之余不免就忽略了对自身的控制,增长了不少的恐摄便一下就惊吓到了周围的放牧鲉。

    它们都觉得这里是族群中最平和的地方,根本不设防备,哪里经得住石昆恐摄的一顿摧残!

    当即就爆发出了骚乱,四处响起的尖啸声根本无从控制!

    好在,石昆灵魂已经增长,在骚乱第一声才响起之时就发现了问题,立刻就将血脉恐摄给抑制了下去。

    若不是如此,只怕石昆和守卫鲉再如何安抚都会是徒劳。

    “我的天呐,吓死我了……”

    石昆安慰完所有受惊的鲉鱼才长松了口气,要换成人类躯体,此刻肯定都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这对放牧鲉来说是此生难遇的惊魂一刻,对他而言也同样称得上是惊心动魄。

    毕竟引发骚乱的可是他,要不处理好到鲉王那边可不好交代……

    “麻烦你了,我待会就会离去。”

    向守卫鲉表达谢意之后,石昆也没了再呆下去的心情。

    这片静地的确能够让他安稳沉眠蜕变,但对现在的他而言却是一种束缚。

    他可是太想试试这具又长了不少的躯体了,还有死灵巫术——无论是能量的增长,还是灵魂掌控力的提高,都意味着实力的变强!

    “灰鲨领主,您如果要出去的话,往这边走就好了。”

    “我就先去将情况报告给王了,您看可以吗?”

    石昆当然乐意,等守卫鲉离去之后便向出口游去。

    不过,他却是没选择来时的路,而是根据守卫提供的地图选择了另一个方向。

    这里本就是泡海带围成的,也不存在什么硬性的阻拦,选定一个方向总会能游出去,只是可能需要绕开一些“禁止进入之地”……

    路上,石昆静悄悄地穿梭在了泡海带之间,柔和的水流卷着海带在他身上轻轻抚过。

    他放眼望去,见到了静地最底层的景象。

    这里垂挂着无数由海带包绕而成的光龛,这是由寿命达到极点之后的老年放牧鲉死后形成的。

    一些因其他原因死亡,但躯体保留完好的鲉,也同样保存其中。

    它们虽然无法为鲉群提供实质上的帮助,却作为种群精神上的支柱,成为了这里独特的光源。

    在这片区域更深处,石昆透过海带间隙还能隐约见到一只巨大的蛇龙。

    这不是真正的蛇龙,真正的蛇龙是相当罕见的生物,甚至比真龙更加罕见。

    石昆眼前这只,从其半透明的形态就能看出来——其实是一只有着蛇龙外形的水元素生命。

    这和石昆之前干掉的那个还有些不同,这是一只自然孕生的,有着自己意识与智慧的水元素。

    它不需要鲉族用法术维系,可以自行维持住能量的稳态。

    “呦呦——”

    石昆看见它的时候,它也注意到了石昆。

    这类水元素与水生生命天然相互亲和,对于放牧鲉这类智慧程度较高的种族而言更是天然的盟友。

    但是面对石昆,它却表现出了不同寻常的排斥。

    自然孕生的元素生命对气息格外敏感,由此,它或许是觉察到了石昆与真正生命之间极细微的不同。

    尽管它可能不知道这种“不同”代表着的真正的含义,却本能地想要与他保持距离。

    “呦,呦——”

    面对蛇龙试图驱逐他的反应,石昆显得颇有些无奈。

    他其实过来不是为了这只水元素的,甚至都没想到守卫者会是一个水元素,而是想看看它守护的存在。

    那是一个能让他都感到威胁的存在,甚至到现在为止,威胁感都始终未曾消失。

    这足以引动他的好奇,可惜——也就只能到此打止了。

    石昆见事不可为也没再坚持,转而改变了方向准备游出去。

    但没等他游上多远,就隐约听见了一连串微弱的声音:

    “放弃吧,灰鲨领主已经离开了。”

    “不,这件事关乎我族女王,我绝不会就这么放弃!”

    “唉,以我们两族的关系,我也不至于骗你,但是灰鲨领主真的和我说过了——他待会就会离去,这个‘待会’不就是现在嘛……”

    “咦,那是什么?水元素!”

    “哎哎,银鲨,小心点,别冲撞到了,那可不是法术构建的!”

    “呦——,呦——”

    一鲨一鲉间的对话,混杂着水元素的叫唤声,一传入石昆耳中就令他直皱起了眉头。

    他心想:女王?银鲨?这位大姐怎么又来了呢?

    这不怪石昆抗拒,实在是银鲨女王追得他太紧了——现在竟然都给她追到放牧鲉这儿来了,实在难以置信!

    “真是脑壳疼……”

    “你银鲨繁衍就繁衍吧,怎么偏要抓我这只小小的稚体不放呢?”

    拜托!果都还得挑七分熟的呢!

    他这顶多了就是个瓜蒂,哪怕再大也是个瓜蒂啊!

    强摘下来,软吃硬吃都吃不了呀!

    实际上,利维坦和鲨鱼也根本不是一个物种,还隔着十万八千里。

    虽说吧,这个世界的生殖隔离也不那么严格,像龙类就诞生了各种各样的半龙生物,可谓上天入地满世界跑,但他利维坦不是这样的啊!

    能和利维坦这个名字沾上边的物种,那可以说是屈指可数。

    因而石昆对锲而不舍的银鲨女王,感到了十分无奈。

    他甚至在听银鲨对话之余,都怀疑女王已经将她的子嗣布满到了泡海带区之外。

    骤时天罗地网已成,只要他一出放牧鲉的地盘就会被……

    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