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呆呆的看着这个小男人,真的有些哭笑不得。缘由竟然如此,明明是一件能把她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事情却搞得她义愤填膺了一年。

    “他傻吗?一点不傻,只能说是文化差异和思维方法不同造成的。”静静把老四人脑袋抱进自己怀里,温存了很久。

    夜已经很深了,静静催老四回去睡觉,老四不肯走,  说老妈不让他回去了。

    无奈的静静只好领着他去了办公室。总不能让他在河边住一夜吧?怪冷的。

    进了办公室,两个人哪里睡得着?静静干脆打开电脑。当挂上QQ她又审问起老四怎么知道她QQ号码的?

    老四如实交代,真不知道,就是申请了号码找人聊天。结果阴差阳错的就给加上了她。

    老四把自己的密码告诉了静静,静静登录老四的企鹅一看,心中禁不住有些惭愧。

    这家伙竟然真的只有自己这一個好友。自己好歹还有一帮同学呢,虽然自己不怎么跟他们说话,但好友数量摆在那里呢,几十个啊。

    对于这个男人静静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索性啥也不说了,差点被自己弄丢了。

    两个人又亲昵了一阵之后,静静突然又想起了那个叫珍妮的米国女孩儿,开始审问起老四。

    对于这件事,老四是打死也不会说的。男人得会把握分寸,该说的可以说,不该说的打死也不说。千万别信女人那些不在意什么的保证,她晚上憋醒上厕所的功夫想起来都能拧你一下。

    大悲之后的大喜是最让人兴奋的,两个人拥抱着不停的说啊说啊的说了一晚上,直到天亮两个年轻人才依偎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万籁寂来的比较早,有点事需要他处理。走到静静门口时候发现门虚掩着,推开一看,看见了两个挤在沙发上睡着的小家伙。抱的那叫一个紧。

    万籁寂看了他们一会儿,禁不住笑了起来,找到钥匙把门锁上,不希望他们被打扰。

    两个人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静静一看表,“妈呀”一声就跳了起来。连忙提醒还在沉睡的老四,  两个人把衣服整理好就往外走。

    却正好遇见万籁寂拿着两个饭盒推门进来,  笑呵呵的招呼道:“来,两个废寝忘食的勇士吃饭了!”

    静静满脸绯红,跺跺脚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扭头对着老四埋怨:“都怪你!”

    老四到是不以为意,朝万籁寂道谢:“谢谢万哥,辛苦你了,明天继续啊。”

    万籁寂“哈哈”大笑,指着老四说不出话来。静静骂了一句“不要脸!”就跑的没了影子。

    “是个好丫头,好好待她啊,”万籁寂看着静静的背影嘱咐道。

    老四点点头:“放心吧万哥,自己的女人都照顾不好还混啥?我大哥那么多都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我就这一个还能亏着她啊?”

    万籁寂骂了句小混蛋就走了,静静回来时候带来条湿毛巾,对着正准备吃饭的老四呵斥:“把手擦了再吃,一点卫生都不讲!”

    老万给打来四个馒头,一盒土豆炖牛肉,一盒西红柿炒鸡蛋。兵团人的馒头实在,一个就是200克,折合四两,  这样的馒头叶雨泽小学时候都能吃两个。静静样饭量小的也能吃一个半。

    大锅菜谈不上好吃难吃,只能说能吃,但是大锅馒头却是真好吃。后世家庭人口越来越少,也就永远吃不到那种大锅馒头的香甜了。

    两个人正吃的起劲,外面有敲门声。说了声“进来。”原来是可欣儿拿这个饭盒走了进来,看见老四就眼前一亮。

    “四哥你在这里啊?我正想找静静姐问你的电话呢。嘻嘻,这样真好,你把电话告诉我我存起来。”

    老四掏出手机递过去:“你自己打一下吧,我记不住。”

    这个可欣儿明白,国外回来都得换卡换手机,不通用。才回来两天,记不住号码很正常。

    拿着老四的手机给自己打了过去,先把老四的号码存上,又把自己的号码存在老四手机里,然后看了一眼两个人的菜,打开自己的饭盒。

    “四哥你尝尝这个,刚才给我送过来的。”

    老四一看她的饭盒里面是辣子鸡块,又是辣椒堆里找鸡肉那种。估计是四川妹子吃不惯馒头,里面是半盒米饭。

    “四哥你吃这个吧,我喜欢吃馒头。”小丫头看见老四盯着她的饭盒,一把把他手里咬了几口的馒头夺过来,把饭盒塞给他。

    昨晚那一顿,这川菜还真把老四给吃馋了。于是也没有客气,拿着筷子就吃了起来。吃的嘶嘶蛤哈的,没办法,真特么辣。关键不吃辣椒那鸡肉真不够吃,太少。

    而可欣儿则一脸幸福的看着老四吃的香甜,自己则狠狠咬了一口大馒头,连菜都忘了吃了。

    两个人这一番互动,早已经把静静看的醋海生波。但是又不好意思跟这个单纯的小丫头翻脸。只好用脚在老四脚上狠狠踩了一下。

    老四尖叫一声,刚想问她干嘛踩自己?不过看着她的眼神才明白过来,这是泡菜坛子打翻了。

    连忙喊了一声:“老婆,你去给我倒杯水!”

    静静正处在爆发边缘,老四这一声老婆,就如一罐干粉灭火器,把她心中那股火苗灭了个干干净净。

    到是可欣儿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两个人,半天没说出话来。

    其实静静一直挺喜欢这个小丫头的,若是别的事情,她肯定让着她了。但是男朋友这种东西真的不适合转让,只能早点把她喊醒了。

    “你们什么时候结的婚啊?我怎么一点不知道?”惊愕了一会儿,可欣儿终于问了出来。

    “我们是娃娃亲,我们妈妈怀孕时候就指腹为婚了。”老四在那里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这次轮到静静睁大眼睛,她有点不相信这话是这个一向看起来有些木讷的老四说出来的。这假话编的咋就这么溜?

    可欣儿眨了眨眼睛狐疑道:“不对,静静姐大你两岁,你两年之后才出生的,咋能指腹为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