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竟是个男人,身形修长,纤瘦,穿着一身居家服,十分年轻帅气,打了一把伞。

    盛茜愣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是盛时锦亲自来,鼻尖莫名地酸涩了一下,她赶紧抬脚朝他跑过去。

    “呜呜呜你总算来了,我快热死了,也快渴死了!”她一脸感动地往伞底下钻,想给他来个大抱抱,却被男人嫌弃的一把推开。

    “走远点。”

    他语气里满是认真的嫌弃!

    被推出伞下,太阳立马照了过来,盛茜不爽了,“干嘛!你不是来接我的吗?快给我挡挡,我快热死了!”

    “没说是给你拿的伞,走开,我不喜欢别人靠近。”他眉头一皱,就差把嫌弃两个字写在脸上。

    “你……你一个大男人,打伞干嘛?快点,我都要晒黑了……”

    “走开,我怕晒行不行?”

    “我不管!我就是要撑伞!”盛茜哼了一声,直接挤过去,伸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胳膊,就不撒手。

    “你……”盛时锦怔了一下,脸色简直难看到了极点,这什么人?竟然对人动手动脚!

    盛茜却不以为然,还抓着他的手将伞往自己这边偏了点。

    “女人是不可以晒黑的知不知道?但是男生可以,黑点才有男子气概,你不觉得你太白了都没有男子气概吗?怪不得嫂子看不上你!”

    “……滚。”

    盛时锦紧紧皱着眉,强忍着将她踹出去的冲动。

    回到别墅,佣人就赶紧给他们端了杯水过来,“少爷小姐,午餐都准备好了,可以开饭了。”

    顾淑媛也从厨房走了出来,脸色温柔的看着盛时锦:“时锦,妈妈做了你喜欢吃的,快来吃点。茜茜,刚刚是伯母不对……”

    盛茜看到她便没什么好脸色,沉着脸望向了别处,盛时锦脸色同样不好看,冷着脸走进了餐厅。

    盛茜连忙追上他,跟个小跟班儿似的,在他旁边坐下。

    顾淑媛也坐在对面,拿起碗给盛时锦舀了一碗汤。

    “时锦,你多喝点汤,补补,最近又瘦了,这汤里的油都被我避开了。”她体贴近乎讨好地道。

    盛茜不由得抬头朝二人扫了一眼,只见盛时锦依旧不领情,他面色冷冽到了极点,像是被冻住了一般,看也不看那碗汤。

    而顾淑媛却像是习以为常了,也不生气。

    盛茜忍不住冷嗤一声,心里莫名的一阵恼火,都是她的孩子,她哥哥什么时候有过这种待遇啊。

    他们盛家没出事之前,也经常坐在一起吃饭,她什么时候给盛司御盛过汤,还这么温柔?

    为什么换到盛时锦身上,就这么偏心!

    盛茜心里不由得心疼。

    顾淑媛也没有和盛茜客气的意思,只是冷淡的抬了抬眸,忽然问道:

    “我听说,宋妤和你哥哥生了一个孩子,还是个男孩儿,最近才办的满月宴?”

    盛茜眉头一拧,别开脸,“关你什么事?”

    顾淑媛嗤笑:“你不尊重我没关系,可再怎么样,我也是你哥的母亲,他的孩子,自然也是我的孙子。”

    本章完